今日复杂的一塌糊涂。


嗯,非常复杂。



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复杂可以复杂到这个样子。



连小璃子和我对话没到几句都能点出我的不H..=////=

璃亲你是神阿好犀利。






时隔两年以后再看到雷国华导演的话剧,我想说风格确实没有怎么太大变化但是他却是精进了不少。我记得两年前我当面问过她一句,我问她,雷导演你还会和有朋合作么?

她看着我,狠狠的点了头说,我一定会的。


我亲爱的雷国华导演,我一直,在等,等你们的第二次合作。



他对你有感情我两年前就明白了。


只可惜我居然两年后才明白,他那个时候说的关于舞台的意义。



我在戏剧学院的时候打了电话给参谋,像我一向的那样与之H。


记得去年8月我去科学会堂那里吃饭,也在那些欧式建筑的附近欢乐的家都不认识。


于是养成了喜欢,要欢乐场地,一定要参谋=______=


所以说习惯可怕得要死,无论去年的心情和今年的一样不一样。


都是一种习惯。







我没有跟她说我在那里面有多感动。

不是为了外景地,是为了那种氛围。为了一种,奇奇怪怪的感受。


回了家我对柄某和KK说,如果我要去考戏剧学院研究生,会如何。

柄某很正常总说,你先过了大学再说。然后我对自己说我先过了6级再说。

K某人的回话还是他的风格,原来大家都开始考虑前途了阿。



麻麻。请目前54我这句话,什么戏剧学院什么舞台前舞台后。



6级=v=才是目前最重的东西呀,握拳。











其实今天的经历真的要写,我可以写上两三小时。


不过我累了,睡了去。









呵呵。




地铁上开着飞信收到一句话,出了地铁,我忽然很想发狂。

我看到绿灯就拼了命的跑,直到喘不过气。


我挂了电话去湖北。然后终于哭了。


我蹲下来,在上海浦东新上海商业城的街头,车水马龙霓红闪烁,我弯了腰,抱住自己双臂。

终于畅快淋漓的哭了出来。



不过,哭得出来是好事。

在那刻以前我默然的看着默然的听着,默然的接受默然的等待。

能哭从来都不是坏事情。





我对自己说,第,你是一个,大BAGA。














发现自己身体很不怎么样的第枂。参上




留言

打开你的网页正好广播剧听到文书的那段……发现你的背景音乐还真是有些小配……反复听了6遍真是美好。你的日记一如既往的看不懂……飘过阿飘过

突然想起来你这里没有留言板……||

那个,你不做logo啊?

发表留言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