算了,还是以兹简介。

因为新BO的关系,再次去BAIDU了自己的名字看看能不能以此搜到这里来。

结果搜到些奇妙的东西。

其实我有下定决心过要和过去LOLI时期的我划清界限,但却是好像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







看到某些话的时候我呆了一段时间。

又有一种复杂的心情在,回想起高二那阵,那些烈日当空的午间。

那条从机房会教室的空荡荡的没有遮阳处的路,惨白惨白的。

我走在上面,终于承认了自己是在乎的,是难过的。

然后一写五千字,扔给师父。

师父用了三天,3000左右的字数,回了我。

我打印下来读了很久,心情也自此慢慢云开雾散。

人是会遗忘的,但是就像月球的陨石坑一样。

无论如何,他存在过,就是存在过。

某时他处,就是有些人,有些事情,会让你想起来。

那种感觉铺天盖地的袭来,非常,非常不好。

有点恼怒,却又发作不得。

因为别人没有错。

可是,我也依然不会说是自己错了。

我说过,我不会后悔,绝不,任何事情都不后悔。

但是我想,我想。

我想,我该……有个了断。




不后悔不代表就不否定,不后悔代表我明白那些日子我必须走过,如果每个人从一开始就成熟的像师父那般,那我们80后和90后也不必那么吵翻天了。

那些从不成熟到成熟的日子我必须走过,像个傻子一样和大家一起成长。

不同的是有些人低头俯视着我成长,而有些人仰视着,膜拜着。

对,哪怕彼时的我让我自己都不堪回首,但依然有人膜拜。

那种感觉我来承认,当时很好,现在很差。

虽然这样说对那些孩子有些不公平。

因为他们对我的时候是真心实意的纯粹,我可以否定自己,但连同别人一起否定了,就更是我骄傲无理了。

彩云团算是一个女孩子一手发起的,这孩子很奇迹,奇迹到认识厨娘……还和厨娘的朋友吃过饭。接着跟我说今天开始MOE你们俩的CP,然后我很不像打击她说,我们俩不是CP。

那个孩子算和我很有缘份。

在我高三消失一年之后依然可以在提及上海就第一时间想起我,说想来见我,我有些感动。

说起来也奇怪,她可以接受LOLI时期的我,而且也是泪流满面地接受。

但到了现在她还是泪流满面地MOE着,我该紧紧握住她的手泪流满面地说,只有你,在别人或仰视或俯视的时候平视着和我一起成熟么?

微笑。3334。



3334微笑。

夜语昊说,他不会后悔。

即使再来一次,他都会走同样的路。

因为彼时那端,这本就是唯一的选择。



那我想说,再来一次的话,我想我也会依然如此任性,如此骄傲。

谁能否认,从最初到最末,我进步过?

谁能否认,从最初到最末,我都是骄傲的偏执的,开心的走过?

谁能否认,从最初到最末,我潇洒由心,恣意两忘,癫狂无期?

我会知道,那是我那个时候唯一能走的,长大的路。只要我过得开心,并且到最后不会一无所有。

就够了。

于是回想看看,我当时很开心,偶尔觉得胸闷,但还好能被人宠了过去。

也不会一无所有。

起码,那年对我说,“axxxx自此每文必撞每撞必死”的人,还在哈尔滨乐和着=v=

嘿。






不后悔归不后悔。

不堪回首归不堪回首。

这根本就是两回事情。

用某面瘫的话就是,这根本,就不能放在一起比。

好吧,这其实是yukina大人的话。。

那也就是说,想了断,又是另外一回事情。

假如我要了断,我应该去撤掉那些东西。

那些长着一张,第十三个月亮其实是个不可救药的骄傲别扭小LOLI 的脸的东西。

统统撤掉,让世界上消失那样形象的自己。

彻彻底底的,同心同肺的。

自此,那段时期是我的回忆而不是大家的笑柄。

只可惜只可惜。

我不会这样,说起来也是,我怕丢第二次人。

而且也……懒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嘿嘿。








这番话,可以说在高三下以后才熟知我的孩子应该是看不懂的。

但是我也恳请各位,莫要再因为好奇心,去追究那些过往。

不然,和你博命哦。










于是说了半天,依然,结论也依然朦朦胧胧。




那也就,罢了。














第枂想说。这个BO的来历。


我说我回的去,也就是说,我回的去第苑。

那里是我偷藏的地方,我会回去,也回的去。

但是我想有一个往外走的地方。

我本来选中的是鸡翅膀那块。

我打理了他一晚上。

最后狠了心,关闭了网页。



那是归宿,无论大家觉得或者是我们自己觉得多么囧的地方。

就像那天姑娘她上了火车回去的时候我给她的短信说的那般,我占有心太强。

所以,请允许我,任性,任性。

再次微笑。









此BO不代替个区,但也不表面肤浅。

君自来,博主欢。

君且去,博主浅。


一欢一浅,这是一个向外走的地方,让有些和我现在只算半熟的孩子知道我有在想什么,在看什么,如果有共同话题,请留下共醉一坛薰风(楼澈:第小丞你居然和别人一起和本大爷的薰风!!!?!?)

若两相无爱,切莫挂心,似水无痕。





重新自我介绍一下。











我是 第十三个月亮。 曾经是个不可救药的傻LOLI。
现在是个努力成熟一点的从总受不断修炼到弱攻的……修炼人员。 = =||||
努力不再做一些雷到大家的事情,只要努力对得起自己,对得起鼎力相助的朋友。
文也罢,考斯皮雷也罢,生活也罢。
第小丞争取让大家满意。



自称第小丞是因为最近的心思挂在一个紫姓的朋友身上。
虽然我对FS4SP2的怨可滔天。
但是紫某这种女神...|||这种人实在不能不爱。
出了紫某,717的时候,回来看图这个说帅那个说攻。
自己对着不儿的图差点跪下来说这人是我啊?我会那么攻?!
但是还是要说,第小丞我最终还是会出的差一口气。
理由是因为,我深爱这个死男人=v=所以可能会觉得……差一口气。
出不好啊出不好。
叹。
但是我依然还是第小丞!叉腰!

(众:我说你觉得出不好的理由真的不是他是攻而你是受么?!我看你也很爱周瑜你怎么不说自己出不好周瑜-..-)


(第小丞:啊哈哈。。哈哈。。哈哈。。。。。。。)




也罢。

















花了一天半去开新BO的第枂。参上

留言

发表留言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